位置:黑龍江新聞網 > 體育活動 > 正文 >

華西村改革掘金記:從窮怕了到“天下第一”(圖)

2019年06月16日 13:28來源:未知手機版

年鑒學派,越獄官網,杭州交友

4月19日,華西村全貌。村內高樓、高塔林立,一棟棟別墅整齊劃一。A08-A09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朱駿

從“窮怕了”到“天下第一”

華西村改革掘金記

江蘇省江陰市華西村——“天下第一村”,從不吝于展示它的富有。

夜幕下,328米高的龍希國際大酒店頂部,位于60層的展示廳內,純金打造的耕牛雕塑據稱價值3億。

村中大道上,掛著蘇B車牌的寶馬、奧迪等豪車不時閃過;從空中俯瞰,家家戶戶入住的歐式別墅如棋盤般整齊劃一。

把華西村打造成中國改革開放“共同致富”的樣本,已逝的“老書記”、天天看《新聞聯播》的吳仁寶居功至偉。《人民日報》評價他,“每一步都踩在改革的節奏上”。

實際上,“天下第一村”又總是與眾不同。

在風雨如晦的“文革”年代,華西村就不顧風險辦廠興業;由分田到戶肇始的改革開放已推進40年,華西村仍堅持走集體經濟之路。

眼下的華西村——或者說一個總資產超過500億元的超級企業集團,由吳仁寶之子、習慣看央視財經頻道的吳協恩接棒執掌。15年來,他一直在做艱難的轉型探索,伴隨著高額負債等傳言,以及對獨特的“華西村模式”應往何處去的熱議。

吳協恩向新京報記者坦承,從私心出發,他并不想讓兒子接班。對于未來,他只說,希望退休后,人們也能叫他一聲“老書記”。

4月20日,部分老職工在小五金廠的舊車間前留影。

冒險偷辦小五金廠

在那個全國一樣窮的年代,華西村窮出了名,窮成了洼地。

1961年,華西村集體財產累計1764元,欠債2萬元;667個村民,每人每天只有半斤口糧。村里800多畝耕地,被水洼河溝分割成1300多塊,旱澇無收。

時年33歲的村支書吳仁寶,帶著村民平整了土地,總算勉強讓他們不再挨餓。而他心中還萌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:如何富起來?

帶著這個想法,吳仁寶考察了各地市場,找到了合適的工業項目——生產螺旋絲錐、直刃絲錐、高硬度螺母等產品。這些小東西,國營工廠不做,市場又有大量需求。

1969年,華西村在村莊最邊遠的角落里,建起了一個小五金廠。這段歷史現在被印在各種宣傳材料上,幾句話寫盡當時的種種顧忌:領導來檢查就停工,村民們假裝翻草皮、積河泥;領導滿意地離開后,村民便加班加點返工。

村民們不是沒有疑慮。據2018年出版的華西村傳記《信仰》記載,在小五金廠開工同期,黑龍江有個名叫馬榮祥的村支書因為開設地下工廠,以“走資本主義道路”的罪名被槍斃了。

早在興辦五金廠前,吳仁寶就因為全村統一核算實際收入和每人工分,被人告到江蘇省革命委員會。好在上級考察后,認為華西村沒有違背政策,不予追究。

被舉報的事,吳仁寶也怕。但他相信在保障農業的情況下發展工業是一條適合華西村的道路。“他特意從無錫請來了資歷深的老師傅”,吳仁寶的兒子、現任華西村黨委書記吳協恩說,在給村民反復做通思想工作后,廠子終于辦了起來。

67歲的趙荷芬曾是華西村的黨委副書記。辦廠時她才18歲,未能入選,但同村的姐姐們多次向她講述過廠里的情景。“當時五金廠雖然購買了機器,但螺絲釘、螺絲帽仍然需要手工制作。”趙荷芬說,吳仁寶為廠子選了20多名村民,大多數是35歲以上的女同志,干活細心,且很有熱情。

五金廠的工作時間很長,每天早七晚七,最晚做到過夜里11點。“大家都沒有基礎,就是能吃苦、慢慢學,動作就越來越快。”趙荷芬說。

日后的事實,證明了當年冒險的價值——小五金廠的產品銷路很好,華西村的第一桶金由此而來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utpwkv.tw/tiyuhuodong/115810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今日熱點資訊
买高频彩必输原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