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黑龍江新聞網 > 讀書學習 > 正文 >

【新長征再出發】會師

2019年08月22日 04:07來源:未知手機版

司機,劉志雄,二手polo

編者按:長征是一場理想信念的遠征,承載著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。“我們重新再出發——中央廣播電視總臺‘長征路萬里行’移動直播報道組”途經十三省,歷時近70天,到達甘肅甘南、會寧。千里岷山、紅軍會師地見證了長征勝利足跡。系列報道《新長征,再出發》今天(20日)推出《會師》。

央廣網北京8月20日消息(記者杜希萌 李行健 焦健)據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夏末,臘子口兩側的山崖上,枝葉翠綠,驕陽映照。立于峽谷之中,一線青天下,臘子河河水奔涌;百丈懸崖外,崇山峻嶺逶迤。

“臘子口”源于藏文音譯,是岷山山脈上甘川通道之咽喉。在當地百姓口中,通過這里“像過老虎口”。1935年9月,這段天險橫在紅軍北上的通道上。臘子口戰役紀念館文史資料研究員毛歡歡每次走過臘子河上的木橋,都能感受到84年前的寒風。毛歡歡說:“當時對面這個山是直接在臘子河邊的,河寬就是整個臘子口的寬度,8米,當時的橋是順著河水斜著修建的,是老百姓用木板搭的小木橋,不是很結實,也比較窄。”

時任紅一軍團紅二師紅四團政委楊成武的女兒楊俊生回憶,父親多次講起,當時,敵軍在臘子口橋對面的碉堡中架起機槍,用火力封鎖橋面。然而,就在交叉的火力網中,紅軍還是找到了“通路”。楊俊生說:“除了小橋沒有什么別的路,懸崖上都筑了碉堡。紅四團正面攻,攻了好幾次沒有攻下來。后來經過很多偵查,發現敵人兩個弱點,一個是上面的碉堡沒有蓋,還有兩側懸崖陡壁敵人沒有怎么太設防。當時有一個小戰士推薦自己,說他在家里幫老人采藥,拿一個棍有一個鉤子,只要能勾到一個地方,他能順著竹竿爬上去,他把繩子放下去,再把人給弄上來。”

在小戰士爬上懸崖撕開的“一線天”下,直面敵人槍炮的紅軍敢死隊也在前進。毛歡歡說,紅軍戰士義無反顧砸開臘子口的決心,讓敵人的守軍也不禁膽寒。“當時團長王開湘率領的是一連和二連從側后方迂回,由楊成武率領的紅六連從正面強攻。為了讓迂回部隊能夠順利攀山,正面強攻的戰士就在橋正面一直吸引碉堡中敵人的火力。打開臘子口這個口子,沖破第一道防守線之后,后邊的敵人沿著朱立溝潰逃。”楊俊生說,父親楊成武對臘子口最后的印象是戰士們擁著紅旗,迎著血色的霞光,站在山崖上。

臘子口戰役打開了紅軍通往陜甘寧根據地的星火燎原之路。

從臘子口到哈達鋪,再到榜羅鎮,紅軍確定了長征中最后的落腳點。甘肅省委黨史研究室副巡視員孫瑛介紹,從甘南到陜北,中央紅軍最后的征程畫出一條直線。孫瑛說:“下定決心,到陜甘革命根據地去,信息就在連以上的干部中開始傳播了,然后告訴大家,馬上就要到家了。”

在中央紅軍突破臘子口11個月后,這里再次迎來了紅軍隊伍。孫瑛說,1936年10月,紅二、紅四方面軍在甘肅境內轉戰兩個月后,到達了勝利會師的終點——會寧。

曾經的會寧 “西津門”上,西風吹動紅旗,映著“會師門”三個大字;建于紅軍勝利會師50周年時的會師紀念塔下,人流如織。

1936年10月10日,會師舊址的文廟大成殿見證了“紅軍三大主力勝利會師大會”的召開。紅軍長征勝利紀念館原館長杜永勝說:“老百姓自發組織了秧歌隊,開完大會以后就在文廟大成殿的月臺上跳起了秧歌。”

1936年10月,紅一、四方面軍和紅一、二方面軍,分別在會寧、將臺堡勝利會師。杜永勝說,三只鐵拳站在了一條火線上,戰士們做好準備去打更大的勝仗,這也感染了當時會寧的老百姓。杜永勝介紹:“為了給紅軍準備炒面,面炒熟了以后存放的時間長,整個會寧縣城的石磨子一直推到天亮。紅軍在會師前后,光在會寧帶走的糧食就有五百萬斤。”

隨后,三大紅軍主力在甘肅山城堡地區“集結全力,相互配合作戰”,打破了國民黨對陜甘寧革命根據地的圍剿,這也成為中國土地革命時期的最后一戰,紅軍北上抗日的序幕正式拉開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utpwkv.tw/dushuxuexi/210298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今日熱點資訊
买高频彩必输原因